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农门悍妻

第131章

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
  林天磊有些不知所措,毛毛也抬着头看向林良辰,小心翼翼道:“娘,你是不是生我气了。”

  他知道自己任性了些,但是于先生说话太过气人,这才

  不安充斥着毛毛的内心,一脸的惶恐,完全像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  林天磊亦是如此,手足无措道:“娘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,你告诉我,等我长大些了,我肯定给你欺负回来。”

  这还是林天磊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见林良辰这样。

  记忆力,上次娘哭是许久许久之前的事情了,久到林天磊自己都快忘记了。

  那会儿,娘的性子还很软弱,被欺负了,每日只能抱着他哭,当时的他还小,除了陪着他娘一块哭,再也没别的办法了,再加上爹不怎么在家,那段日子,真的是很难过。

  想起往日的那些艰辛的日子,林天磊心里也有些难受。

  听着俩儿子的话,林良辰眼泪哗啦啦掉了下来,也不知道怎么了,今日的情绪竟然是这么感性,好端端的竟然想起了当初的那些事儿。

  六儿在旁边看的焦急,劝了夫人,然后见大少爷哭了,这大少爷完了之后,小少爷也跟着哭了,到最后,母子三人干脆抱在一块哭了。

  六<儿焦急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,暗道:这好端端的,夫人娘三这是怎么了。六儿自然是不知道情况,林良辰和林天磊两人忆起往事。而毛毛是跟着娘和哥哥哭,哭着哭着真伤心了,变成嚎然大哭了。那方送走童家人和徐燕刚离开的管家刚过来偏厅汇报情况,这一偏厅的门口,听这哭声,头皮都有些发麻,这=""这唱的是哪一出啊。=""硬着头皮走进来,看向六儿道:“这这是怎么了?”=""夫人怎么和大小少爷一块哭了。=""六儿一脸无奈,“奴婢也弄不清楚。刚徐姑奶奶他们走后,没过一会儿,就这样子了。”=""六儿想。夫人肯定是因为徐姑奶奶在婆家过的不好,而受到了刺激,想起了当初的一些事儿,不然。情绪也不会波动的这么大。以前的时候,她就听一些嘴碎的婆子说起过夫人的身份,她虽然知道的不多,但也能猜到夫人以前过的不好,不过从心底来说,六儿是很佩服夫人的,都说夫人是乡下来的,但懂的比谁都懂的多。=""而且待下人也很好。从不刻薄。=""管家点点头,咳嗽了一声道:“夫人。小的已经送徐姑奶奶他们走了。”=""林良辰茫然的望了一眼,回过神来,“让管家见笑了,没什么事儿的话,你先下去吧。”=""“那小的告退。”=""“恩。”=""那方将手帕递给林良辰,小声道:“夫人快别哭了,大夫说了,你的情绪不宜波动,不然对胎儿不好。”=""这一提醒,林良辰果然止住了眼泪,“我知道了。”=""果然怀孕的女人最容易伤感,什么委屈都没受,怎么就这么轻易掉泪呢。=""给俩孩子哄好后,林良辰让他们下去洗脸去了,“那奴婢也叫人打水过来给夫人净面。”=""“好。”=""抚摸了一下被踢的肚子,林良辰有些惭愧,一下子难过上了,倒是忘了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了,连里面的小家伙都抗议了,林良辰自然要将心情给平复,不然,日后有的受了。=""净过面后,林良辰扭头六儿,“姑奶奶知道我二娘闹自尽的事儿了吗?”=""六儿愣了一下,“奴婢想应该是没有吧。”=""林良辰点了点头,“不知道也好,说了也免得她担心。”=""到时候,徐燕又得两面难做人了,唉,还好她运气好,不用伺候公婆,也不用照顾幼弟,虽说不用照顾,但想起当初自个娘家的那些破事儿,不由的打了个颤,人啊,还是懂知足的好。=""安生的过了几天日子,徐燕夫妻俩上门来了。=""想到如今只有自己一个妇道人家在,这家里也没个长辈,林良辰有些后悔当初说让徐燕带自家男人上门拜访的话来了,毕竟如今不是在乡下,没有那么多事儿,但在这京城,还是得遵循规矩的,到底是外男,林良辰不方便见,便让管家弄了一屏风。=""只是可惜了,林良辰没能看到童城脸上对徐燕的真心实意。=""做妹婿的童城来上门拜访,这早在之前自然是做过一番心里准备的,也想过这素未蒙面的大嫂会如何刁难他,倒是没想到,草草的问了几句话,便没在问他话了,而是说起了家常来。=""弄的童城这满腹思量草稿全都没了任何的用处。=""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,童城自然是发挥他嘴甜的本事,和林良辰保证了日后好好对待徐燕之类的甜言蜜语。=""羞的徐燕脸红了又红。=""“妹夫可是别忘了今日和我说的话,要是燕儿日后又受了委屈,那我这最大嫂的,可不是这般笑呵呵的和你说话了。”说到后面,林良辰连笑脸都没有了。=""童城心头一颤,“大嫂且放宽心,我自然是不会这般的,如有誓言,我自会给大嫂一个交代。”=""“妹夫这话可说岔了,你不是要给我一个交代,而是要给燕儿一个交代,给我二娘一个交代。”=""徐燕见差不多了,道:“大嫂,你放心吧,阿城会对我好的。”=""林良辰眼神在她脸上停留几秒,最终随她去了,没如何为难童城了,这是她这做大嫂该帮的最后的事儿了。=""临走时,让徐燕带了些东西回去,这厢刚送走完徐燕夫妻俩,那头。管家便来禀报:“夫人,有将军给你的信。”=""一听有徐寒捎回来的信,林良辰脸上立马带了丝笑容。暗道:终于记得捎信回来了。=""可一打开=""林良辰脸上的笑容,直接僵在了脸上=""林良辰摸着儿子的头,不禁感叹,这孩子还没多大,这自尊心就这么强了,等大一些,想一想以后。林良辰不禁觉得头疼,看来将来只能慢慢教导了,毛毛不比天磊。一个被宠着出来的,一个则是吃着苦过来的。=""想起以前的事情,林良辰心里有些酸涩,拉过林天磊。慢慢道:“没想到眨眼间的功夫。小磊就这么大了。”=""刚到这身体那会儿,林天磊会走路不久,年纪虽小,但是十分懂事,知道心疼她这个娘亲,对林天磊,林良辰觉得自己对他到底是有亏欠的,在别家孩子还在和人玩耍的年纪。他却时刻想着会不会被嫌弃和欺负。=""往事如潮水般涌来,想着想着。眼眶竟是红了,“娘,你怎么了?”=""林天磊有些不知所措,毛毛也抬着头看向林良辰,小心翼翼道:“娘,你是不是生我气了。”=""他知道自己任性了些,但是于先生说话太过气人,这才=""不安充斥着毛毛的内心,一脸的惶恐,完全像个做错事的孩子。=""林天磊亦是如此,手足无措道:“娘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,你告诉我,等我长大些了,我肯定给你欺负回来。”=""这还是林天磊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见林良辰这样。=""记忆力,上次娘哭是许久许久之前的事情了,久到林天磊自己都快忘记了。=""那会儿,娘的性子还很软弱,被欺负了,每日只能抱着他哭,当时的他还小,除了陪着他娘一块哭,再也没别的办法了,再加上爹不怎么在家,那段日子,真的是很难过。=""想起往日的那些艰辛的日子,林天磊心里也有些难受。=""听着俩儿子的话,林良辰眼泪哗啦啦掉了下来,也不知道怎么了,今日的情绪竟然是这么感性,好端端的竟然想起了当初的那些事儿。=""六儿在旁边看的焦急,劝了夫人,然后见大少爷哭了,这大少爷完了之后,小少爷也跟着哭了,到最后,母子三人干脆抱在一块哭了。=""六儿焦急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,暗道:这好端端的,夫人娘三这是怎么了。=""六儿自然是不知道情况,林良辰和林天磊两人忆起往事,而毛毛是跟着娘和哥哥哭,哭着哭着真伤心了,变成嚎然大哭了,那方送走童家人和徐燕刚离开的管家刚过来偏厅汇报情况,这一偏厅的门口,听这哭声,头皮都有些发麻,这=""这唱的是哪一出啊。=""硬着头皮走进来,看向六儿道:“这这是怎么了?”=""夫人怎么和大小少爷一块哭了。=""六儿一脸无奈,“奴婢也弄不清楚,刚徐姑奶奶他们走后,没过一会儿,就这样子了。”=""六儿想,夫人肯定是因为徐姑奶奶在婆家过的不好,而受到了刺激,想起了当初的一些事儿,不然,情绪也不会波动的这么大,以前的时候,她就听一些嘴碎的婆子说起过夫人的身份,她虽然知道的不多,但也能猜到夫人以前过的不好,不过从心底来说,六儿是很佩服夫人的,都说夫人是乡下来的,但懂的比谁都懂的多。=""而且待下人也很好,从不刻薄。=""管家点点头,咳嗽了一声道:“夫人,小的已经送徐姑奶奶他们走了。”=""林良辰茫然的望了一眼,回过神来,“让管家见笑了,没什么事儿的话,你先下去吧。”=""“那小的告退。”=""“恩。”=""那方将手帕递给林良辰,小声道:“夫人快别哭了,大夫说了,你的情绪不宜波动,不然对胎儿不好。”=""这一提醒,林良辰果然止住了眼泪,“我知道了。”=""果然怀孕的女人最容易伤感,什么委屈都没受,怎么就这么轻易掉泪呢。=""给俩孩子哄好后,林良辰让他们下去洗脸去了,“那奴婢也叫人打水过来给夫人净面。”=""“好。”=""抚摸了一下被踢的肚子,林良辰有些惭愧,一下子难过上了,倒是忘了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了,连里面的小家伙都抗议了,林良辰自然要将心情给平复,不然,日后有的受了。=""净过面后,林良辰扭头六儿,“姑奶奶知道我二娘闹自尽的事儿了吗?”=""六儿愣了一下,“奴婢想应该是没有吧。”=""林良辰点了点头,“不知道也好,说了也免得她担心。”=""到时候,徐燕又得两面难做人了,唉,还好她运气好,不用伺候公婆,也不用照顾幼弟,虽说不用照顾,但想起当初自个娘家的那些破事儿,不由的打了个颤,人啊,还是懂知足的好。=""安生的过了几天日子,徐燕夫妻俩上门来了。=""想到如今只有自己一个妇道人家在,这家里也没个长辈,林良辰有些后悔当初说让徐燕带自家男人上门拜访的话来了,毕竟如今不是在乡下,没有那么多事儿,但在这京城,还是得遵循规矩的,到底是外男,林良辰不方便见,便让管家弄了一屏风。=""只是可惜了,林良辰没能看到童城脸上对徐燕的真心实意。=""做妹婿的童城来上门拜访,这早在之前自然是做过一番心里准备的,也想过这素未蒙面的大嫂会如何刁难他,倒是没想到,草草的问了几句话,便没在问他话了,而是说起了家常来。=""弄的童城这满腹思量草稿全都没了任何的用处。=""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,童城自然是发挥他嘴甜的本事,和林良辰保证了日后好好对待徐燕之类的甜言蜜语。=""羞的徐燕脸红了又红。=""“妹夫可是别忘了今日和我说的话,要是燕儿日后又受了委屈,那我这最大嫂的,可不是这般笑呵呵的和你说话了。”说到后面,林良辰连笑脸都没有了。=""童城心头一颤,“大嫂且放宽心,我自然是不会这般的,如有誓言,我自会给大嫂一个交代。”=""“妹夫这话可说岔了,你不是要给我一个交代,而是要给燕儿一个交代,给我二娘一个交代。”=""徐燕见差不多了,道:“大嫂,你放心吧,阿城会对我好的。”=""林良辰眼神在她脸上停留几秒,最终随她去了,没如何为难童城了,这是她这做大嫂该帮的最后的事儿了。=""临走时,让徐燕带了些东西回去,这厢刚送走完徐燕夫妻俩,那头,管家便来禀报:“夫人,有将军给你的信。”=""一听有徐寒捎回来的信,林良辰脸上立马带了丝笑容,暗道:终于记得捎信回来了。=""可一打开=""林良辰脸上的笑容,直接僵在了脸上(未完待续……)=""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=""六儿自然是不知道情况,林良辰和林天磊两人忆起往事。而毛毛是跟着娘和哥哥哭,哭着哭着真伤心了,变成嚎然大哭了。那方送走童家人和徐燕刚离开的管家刚过来偏厅汇报情况,这一偏厅的门口,听这哭声,头皮都有些发麻,这=""这唱的是哪一出啊。=""硬着头皮走进来,看向六儿道:“这这是怎么了?”=""夫人怎么和大小少爷一块哭了。=""六儿一脸无奈,“奴婢也弄不清楚。刚徐姑奶奶他们走后,没过一会儿,就这样子了。”=""六儿想。夫人肯定是因为徐姑奶奶在婆家过的不好,而受到了刺激,想起了当初的一些事儿,不然。情绪也不会波动的这么大。以前的时候,她就听一些嘴碎的婆子说起过夫人的身份,她虽然知道的不多,但也能猜到夫人以前过的不好,不过从心底来说,六儿是很佩服夫人的,都说夫人是乡下来的,但懂的比谁都懂的多。=""而且待下人也很好。从不刻薄。=""管家点点头,咳嗽了一声道:“夫人。小的已经送徐姑奶奶他们走了。”=""林良辰茫然的望了一眼,回过神来,“让管家见笑了,没什么事儿的话,你先下去吧。”=""“那小的告退。”=""“恩。”=""那方将手帕递给林良辰,小声道:“夫人快别哭了,大夫说了,你的情绪不宜波动,不然对胎儿不好。”=""这一提醒,林良辰果然止住了眼泪,“我知道了。”=""果然怀孕的女人最容易伤感,什么委屈都没受,怎么就这么轻易掉泪呢。=""给俩孩子哄好后,林良辰让他们下去洗脸去了,“那奴婢也叫人打水过来给夫人净面。”=""“好。”=""抚摸了一下被踢的肚子,林良辰有些惭愧,一下子难过上了,倒是忘了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了,连里面的小家伙都抗议了,林良辰自然要将心情给平复,不然,日后有的受了。=""净过面后,林良辰扭头六儿,“姑奶奶知道我二娘闹自尽的事儿了吗?”=""六儿愣了一下,“奴婢想应该是没有吧。”=""林良辰点了点头,“不知道也好,说了也免得她担心。”=""到时候,徐燕又得两面难做人了,唉,还好她运气好,不用伺候公婆,也不用照顾幼弟,虽说不用照顾,但想起当初自个娘家的那些破事儿,不由的打了个颤,人啊,还是懂知足的好。=""安生的过了几天日子,徐燕夫妻俩上门来了。=""想到如今只有自己一个妇道人家在,这家里也没个长辈,林良辰有些后悔当初说让徐燕带自家男人上门拜访的话来了,毕竟如今不是在乡下,没有那么多事儿,但在这京城,还是得遵循规矩的,到底是外男,林良辰不方便见,便让管家弄了一屏风。=""只是可惜了,林良辰没能看到童城脸上对徐燕的真心实意。=""做妹婿的童城来上门拜访,这早在之前自然是做过一番心里准备的,也想过这素未蒙面的大嫂会如何刁难他,倒是没想到,草草的问了几句话,便没在问他话了,而是说起了家常来。=""弄的童城这满腹思量草稿全都没了任何的用处。=""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,童城自然是发挥他嘴甜的本事,和林良辰保证了日后好好对待徐燕之类的甜言蜜语。=""羞的徐燕脸红了又红。=""“妹夫可是别忘了今日和我说的话,要是燕儿日后又受了委屈,那我这最大嫂的,可不是这般笑呵呵的和你说话了。”说到后面,林良辰连笑脸都没有了。=""童城心头一颤,“大嫂且放宽心,我自然是不会这般的,如有誓言,我自会给大嫂一个交代。”=""“妹夫这话可说岔了,你不是要给我一个交代,而是要给燕儿一个交代,给我二娘一个交代。”=""徐燕见差不多了,道:“大嫂,你放心吧,阿城会对我好的。”=""林良辰眼神在她脸上停留几秒,最终随她去了,没如何为难童城了,这是她这做大嫂该帮的最后的事儿了。=""临走时,让徐燕带了些东西回去,这厢刚送走完徐燕夫妻俩,那头。管家便来禀报:“夫人,有将军给你的信。”=""一听有徐寒捎回来的信,林良辰脸上立马带了丝笑容。暗道:终于记得捎信回来了。=""可一打开=""林良辰脸上的笑容,直接僵在了脸上=""林良辰摸着儿子的头,不禁感叹,这孩子还没多大,这自尊心就这么强了,等大一些,想一想以后。林良辰不禁觉得头疼,看来将来只能慢慢教导了,毛毛不比天磊。一个被宠着出来的,一个则是吃着苦过来的。=""想起以前的事情,林良辰心里有些酸涩,拉过林天磊。慢慢道:“没想到眨眼间的功夫。小磊就这么大了。”=""刚到这身体那会儿,林天磊会走路不久,年纪虽小,但是十分懂事,知道心疼她这个娘亲,对林天磊,林良辰觉得自己对他到底是有亏欠的,在别家孩子还在和人玩耍的年纪。他却时刻想着会不会被嫌弃和欺负。=""往事如潮水般涌来,想着想着。眼眶竟是红了,“娘,你怎么了?”=""林天磊有些不知所措,毛毛也抬着头看向林良辰,小心翼翼道:“娘,你是不是生我气了。”=""他知道自己任性了些,但是于先生说话太过气人,这才=""不安充斥着毛毛的内心,一脸的惶恐,完全像个做错事的孩子。=""林天磊亦是如此,手足无措道:“娘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,你告诉我,等我长大些了,我肯定给你欺负回来。”=""这还是林天磊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见林良辰这样。=""记忆力,上次娘哭是许久许久之前的事情了,久到林天磊自己都快忘记了。=""那会儿,娘的性子还很软弱,被欺负了,每日只能抱着他哭,当时的他还小,除了陪着他娘一块哭,再也没别的办法了,再加上爹不怎么在家,那段日子,真的是很难过。=""想起往日的那些艰辛的日子,林天磊心里也有些难受。=""听着俩儿子的话,林良辰眼泪哗啦啦掉了下来,也不知道怎么了,今日的情绪竟然是这么感性,好端端的竟然想起了当初的那些事儿。=""六儿在旁边看的焦急,劝了夫人,然后见大少爷哭了,这大少爷完了之后,小少爷也跟着哭了,到最后,母子三人干脆抱在一块哭了。=""六儿焦急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,暗道:这好端端的,夫人娘三这是怎么了。=""六儿自然是不知道情况,林良辰和林天磊两人忆起往事,而毛毛是跟着娘和哥哥哭,哭着哭着真伤心了,变成嚎然大哭了,那方送走童家人和徐燕刚离开的管家刚过来偏厅汇报情况,这一偏厅的门口,听这哭声,头皮都有些发麻,这=""这唱的是哪一出啊。=""硬着头皮走进来,看向六儿道:“这这是怎么了?”=""夫人怎么和大小少爷一块哭了。=""六儿一脸无奈,“奴婢也弄不清楚,刚徐姑奶奶他们走后,没过一会儿,就这样子了。”=""六儿想,夫人肯定是因为徐姑奶奶在婆家过的不好,而受到了刺激,想起了当初的一些事儿,不然,情绪也不会波动的这么大,以前的时候,她就听一些嘴碎的婆子说起过夫人的身份,她虽然知道的不多,但也能猜到夫人以前过的不好,不过从心底来说,六儿是很佩服夫人的,都说夫人是乡下来的,但懂的比谁都懂的多。=""而且待下人也很好,从不刻薄。=""管家点点头,咳嗽了一声道:“夫人,小的已经送徐姑奶奶他们走了。”=""林良辰茫然的望了一眼,回过神来,“让管家见笑了,没什么事儿的话,你先下去吧。”=""“那小的告退。”=""“恩。”=""那方将手帕递给林良辰,小声道:“夫人快别哭了,大夫说了,你的情绪不宜波动,不然对胎儿不好。”=""这一提醒,林良辰果然止住了眼泪,“我知道了。”=""果然怀孕的女人最容易伤感,什么委屈都没受,怎么就这么轻易掉泪呢。=""给俩孩子哄好后,林良辰让他们下去洗脸去了,“那奴婢也叫人打水过来给夫人净面。”=""“好。”=""抚摸了一下被踢的肚子,林良辰有些惭愧,一下子难过上了,倒是忘了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了,连里面的小家伙都抗议了,林良辰自然要将心情给平复,不然,日后有的受了。=""净过面后,林良辰扭头六儿,“姑奶奶知道我二娘闹自尽的事儿了吗?”=""六儿愣了一下,“奴婢想应该是没有吧。”=""林良辰点了点头,“不知道也好,说了也免得她担心。”=""到时候,徐燕又得两面难做人了,唉,还好她运气好,不用伺候公婆,也不用照顾幼弟,虽说不用照顾,但想起当初自个娘家的那些破事儿,不由的打了个颤,人啊,还是懂知足的好。=""安生的过了几天日子,徐燕夫妻俩上门来了。=""想到如今只有自己一个妇道人家在,这家里也没个长辈,林良辰有些后悔当初说让徐燕带自家男人上门拜访的话来了,毕竟如今不是在乡下,没有那么多事儿,但在这京城,还是得遵循规矩的,到底是外男,林良辰不方便见,便让管家弄了一屏风。=""只是可惜了,林良辰没能看到童城脸上对徐燕的真心实意。=""做妹婿的童城来上门拜访,这早在之前自然是做过一番心里准备的,也想过这素未蒙面的大嫂会如何刁难他,倒是没想到,草草的问了几句话,便没在问他话了,而是说起了家常来。=""弄的童城这满腹思量草稿全都没了任何的用处。=""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,童城自然是发挥他嘴甜的本事,和林良辰保证了日后好好对待徐燕之类的甜言蜜语。=""羞的徐燕脸红了又红。=""“妹夫可是别忘了今日和我说的话,要是燕儿日后又受了委屈,那我这最大嫂的,可不是这般笑呵呵的和你说话了。”说到后面,林良辰连笑脸都没有了。=""童城心头一颤,“大嫂且放宽心,我自然是不会这般的,如有誓言,我自会给大嫂一个交代。”=""“妹夫这话可说岔了,你不是要给我一个交代,而是要给燕儿一个交代,给我二娘一个交代。”=""徐燕见差不多了,道:“大嫂,你放心吧,阿城会对我好的。”=""林良辰眼神在她脸上停留几秒,最终随她去了,没如何为难童城了,这是她这做大嫂该帮的最后的事儿了。=""临走时,让徐燕带了些东西回去,这厢刚送走完徐燕夫妻俩,那头,管家便来禀报:“夫人,有将军给你的信。”=""一听有徐寒捎回来的信,林良辰脸上立马带了丝笑容,暗道:终于记得捎信回来了。=""可一打开=""林良辰脸上的笑容,直接僵在了脸上(未完待续……)=""></儿焦急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,暗道:这好端端的,夫人娘三这是怎么了。>阅读农门悍妻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513513
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